Profile Photo
指纹大大《白夜追凶》脑残粉,最近沉迷于周巡警花的美貌之中,主关周、彬诚。
墙头:苏越,峰霆,楼诚,A7、瓶邪、锤基等。
求同存异,快乐共萌。
此lof中个人原创作品,大家均可自由拿去转载开脑洞二次加工,不必经我授权。请勿打扰真人,请勿将过于暧昧的YY发到公共论坛上。
分不清YY与现实的,请从外面把门关上,谢谢!
欢迎来勾搭窝~微博:http://weibo.com/1693431227
  1. UAPP
  2. 私信
  3. 提问
  4. 投稿
  5. 归档
  6. RSS

美味~

楿莣茳湖:

  药物为剧情服务请忽略BUG,高车预警,慎入。(全文链接在最后)






  占有


  


  昏暗的酒吧内,激光灯带着不同的颜色合着动感的音乐闪烁,舞台中间两个只穿着三角底裤的男子随着音乐贴身热舞,精瘦的线条在激光等下格外色情糜烂。舞台下围绕这一群男子HI舞,最外面一组组长椅上坐着形形色色的男人,有的三五成群,有的俩俩一对,总之无不做着亲昵的事情,舞池不远处有一调酒台,三两个男子在哪里独坐自斟自饮。


  


  灯光下吧台最中间坐着一个男子,右手拿着酒杯,侧身面向舞池,深邃的眼神观察着酒吧内的一切,似乎在等待猎物上钩,仰头喝下手中淡蓝色的鸡尾酒,脖子上皮质的颈带随着吞咽的喉结在变化,特别是喉结上卡扣挂着的白钢圆,敲击着略微白皙的皮肤,钢环下面是对襟大开的休闲服,胸肌隐约藏在两边的衣衫下,而衣衫一直开过腹肌直到人鱼线处才被衣服外一条黑色腰带扣在衣服内,下神穿着黑色紧身裤,勾勒着完美的臀部曲线,黑色的短靴在一下下无意识的敲击着地面。


  


  周巡握着酒杯的手突然收紧,深呼吸转头漏出一抹微笑回头看向刚刚在他腰上摸过一把的男子,寸头下棱角分明的脸算是标准帅哥,一身合体的西服衬托着修长的身材,如果不是刚刚的卡油,周巡会觉得对方还算顺眼。


  


  男子坐到凳子上,修长的腿伸到周巡的双腿中间踩在脚踏在横梁上,微笑着问:“不介意请你喝杯酒吧。”


  


  周巡扫过对方点酒时漏出的高档手表,又看了一眼另一只插在兜内的手笑着回道:“当然。”


  


  远处坐在长椅上的小汪对身边的小赵说:“第5个了吧?”


  


  “嗯,别说咱周队好好收拾一下还是很帅的。”小赵点点头。


  


  小汪一乐“那是,不过我看我师父也快忍耐到极限了,今天要是钓不到那个变态杀人狂,估计咱们就遭殃了。”


  


  小赵瞪大眼睛看着小汪,想到周队今天第N次被揩油惊恐的点点头,内心祈祷那变态快点出现吧。


  


  男子倾身凑到距离周巡很近的位置说:“晚上什么安排。”


  


  周巡看了一眼从自己膝盖摸上大腿的完好的左手挑了挑眉,后撤说:“我想你误会了,你不并是我的菜。”


  


  男子眼神一冷,目光变得深邃随后笑着说:“是吗,可我觉得你会喜欢上我的。”


  


  周巡拿起酒杯轻轻一笑:“自信是好事,但过于自信就不是好事了。”说这话离开原有的位置,坐到稍远一点的地方,眼神继续观察整个酒吧。一杯酒很快见底,周巡又叫了一杯,这时身体突然被撞了一下,周巡下意识躲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一闪而过,心脏一紧连忙循着声音找去,昏暗的灯光摇摆的人群唯独没有熟悉的身影,周巡摇摇头笑自己竟然出现幻觉,别说他不是这类人,就说这昏暗的环境他也不可能进来。伸手接过下一杯酒,摇晃着喝下杯中酒,同时想刚刚耳边一闪而过好像是别喝,音乐太吵没听清楚。看着手中的空酒杯摇摇头,放下酒杯起身上厕所解决一下个人问题。


  


  一路上伴随着几声口哨声周巡走到厕所,灯光虽然明亮了一些但还是有些昏暗,进门走到小便池前周巡突然感觉眼前有些花,发晕身体向后倒,咣的一下撞到了后面的隔间板上,身体一倾整个人向里栽去,连忙伸手扶住墙面,低头看向掉入水中的耳机周巡骂了句操,准备起身出去叫增援时听到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我说了你会喜欢我的。”刚刚在酒吧的男子走了,伸手就要去拉周巡。


  


  周巡拽着男子的手一个施力将男子反手压在厕所板上“过于自信是找死。滚”将男子甩了出去身体跌回墙上,双眼凌厉的看着男子。


  


  男子揉了揉手腕嘿嘿一笑:“想不到还有两下子。”


  


  周巡强打精神勉力做了防守的姿势,眼前一看不清男子的容貌,视线开始模糊,只凭着大体轮廓踹了出去。


  


  男子一把抓住周巡的脚摸了摸周巡的腿说:“越反抗越有情趣,我喜欢。”


  


  “操你大爷。”听到对方言语里的挑衅周巡气的运气,双手一把隔断板上方,抬起另一只腿夹住对方的脖子将对方甩了出去,落下靠在板上直喘气,身体越发不受控制似乎马上就要摔倒。


  


  男子也不是什么善茬,在地上打了个滚就站了起来,晃了一下脖子将身上的西服脱下来扔在一旁走向周巡:“不错很不错,吃了春宵一刻还可以坚持这么长时间的,你是第一个。”说着话男子低下头凑到已经坐到地上的周巡耳边,吸了两口气之后说:“我倒要看看你一会如何哭着在我身下承欢。”


  


  周巡虚弱的抓住伸向自己的手,用尽全身最后一丝力气膝盖猛地撞向男子的下体。


  


  男子大叫一声,双手捂着下体向后退了两步,双眼凶狠的看着对子冷笑的周巡,男子咬牙切齿的说:“敬酒不吃吃罚酒。”缓了一会后男子重新走了过去。


  


  周巡心里一边咒骂小汪那群笨蛋,一边强迫自己不能昏迷,手指掐着大腿处一点肉,试图让疼痛刺激大脑,可是身体麻木没有力气的周巡只能感觉微弱的疼痛,看着眼前朦胧的影子在一点点靠近。就在周巡考虑是不是要咬舌试试的时候突然咚的一声前面的黑影砰然倒地,漏出身后一个熟悉的轮廓,紧绷的神经突然就松懈下来,眼前一黑意识彻底昏迷了过去。


  


  15分钟后在外面等待的小汪发小他师傅进去这么久还没出来,大家开始发现不对,耳机里呼叫周巡也没有回复,冲进厕所只看到隔间里躺在便池旁边的男子,众人马上意识到不好。亮身份掉监控全城排查,一时间警笛大作所有人都撒了出去,所有人都非常自责,因为周巡平时太强悍所以大家都疏忽了他的人身安全。发疯一样在外面寻找的众警员一直到周舒桐在排查周巡失踪时段酒吧后门监控看到了一个男子扶着另一个身穿西服的男子,在离开时特意看向监控的双眼紧绷的神经才稍有缓解。


  


  睁开眼睛,强烈的白光刺激着双眼有些难受,想抬手捂一下双眼,却感觉整个身体头酸软无力,几乎无法抬起手臂。顺着白色的棚顶看向一旁,不远处的桌子旁坐着身穿一身黑色小皮衣的关宏峰,用一双深邃的眼睛盯着自己。周巡继续观察了一下屋子,20平左右的房间,应该是宾馆或者出租屋。房间里似乎没有关宏峰长期生活的痕迹,所以前者可能性更大。周巡费力的支撑起身体靠着床头坐了起来,重新看向久违的人之后说:“老关你没走?”看到关宏峰那一刻周巡的心思很乱,无数个问题在嘴边,却不知为什么脱口而出的是这句。


  


  “走?为什么?”关宏峰看着周巡平淡的说。


  


  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什么了的周巡轻轻咳嗽了一下,嘴角带上微笑说:“不走是已经做好被我缉拿归案的准备,还是准备自首。”


  


  关宏峰哼笑一声:“缉拿?凭你这幅样子。”


  


  他现在是什么都做不了,连抬手都费劲,虽然自己不行,可是还有同事,但转念一想也是老关是谁,老刑警,自己身上那点追踪器估计早被他扔了。内心苦笑一下之后说:“那你现在坐在这里是为什么?老关咱兄弟这么多年了,2.13案件你不能跟我交个实地,有什么案子是兄弟连手破不了得。”


  


  “我说了你就信。”


  


  “信当然信,咱们兄弟这么多年,我还不相信你吗。”


  


  关宏峰什么都没说只是低沉的看着周巡,冰冷的视线仿佛可以将人穿透。


  


  周巡被关宏峰的眼神看得有些难受,特别是顺着关宏峰的视线看到自己裸露的胸口时下意识的侧了侧身体:“看什么呢老关,跟你说话呢。”


  


  关宏峰凛冽的眼神看着周巡已经开始泛红的胸口语气平淡的说:“看咱们的周队长现在出门办案是如何不带脑子,放饵钓别人上钩,却差点被整个吃掉。”


  


  周巡干咳一声,他看出关宏峰有些生气,不过自尊心作祟的他是不会承认自己是因为对方才晃了心神,于是一脸平淡的说:“谁说我去办案了,我就不能出去找个一夜情HI一晚。”


  


  “你是说我打扰你一夜风流了。”关宏峰将手套脱下放到一旁的桌子上。


  


  看着关宏峰阴沉的脸,周巡下意识的吞咽了一口口水:“不也不能这么说,还是要谢谢你。”面对关宏峰的一步步靠近,周巡觉得自己的心跳更快,体内的燥热也比比刚刚要厉害,身体不自觉向往后躲,无奈使出全力也只是挪了一点点:“那个老关你要干什么?”


  


  关宏峰一只腿跪在床边,俯身靠近周巡说:“赔你一夜风流。”说这话手已经向周巡的下体身躯。




纯车和谐






  关宏峰长时间紧绷的神经并没有让他昏睡多久,而且他也确实没有周巡消耗的厉害。给周巡盖上被子后起身穿上衣物,站在一旁注视周巡许久才转身离开,走出隐蔽的旅馆消失在黑暗中。




  周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看着一身青紫色的痕迹,想起昨夜的情形,周巡觉得自己可以找个墙撞死以谢天下了。在床上做了良久叹口气起身简单洗漱穿衣离开,心里无奈想他和关宏峰这算什么关系,俩人第一次捅破窗户纸就做了,做了不说他还是被做那个,而且关宏峰吃干抹净之后跑了。周巡带着复杂的心情收回到支队,面对询问周巡只说自己昏过去之后醒来就在一个旅店里,对于见到关宏峰的事只字不提,当然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昨夜下药那个男子的已经被律师保释离开,当然男子一口咬定一无所知,也没有说下药之事,所以警局上下没人知道周巡昨夜到底经历了什么,只是高亚楠看他的眼神让他浑身不自在。




  5天之后周巡收到一个快件,拆开是一张A4纸,上面写着长长的文字,良久周巡嘴角牵出一丝笑容,低声骂了句混蛋。拿起桌上的电话:“小汪过来一趟。”




  “师傅怎么了?”小汪依旧推门而入。




  “这两天我不在时,关宏宇是不是来过。”周巡将手里的纸叠一叠收起来抬头问。




  小汪想了一会说“两天前下午你出去办事,关宏宇来找过一趟找高亚楠,有什么问题师傅。”




  周巡漏出一丝苦笑吩咐道“没事,以后我不在的时,关宏宇不许自由进出支队。”




  “您是怀疑前两天来的是关队?有什么发现吗?”小汪凑近了问。




  周巡一摆手“没有,突然想到只是以防万一。还有通知大家开会,连环凶杀案有思路了。”




  “是!”小汪立刻严肃回答,转身离开。




  周巡攥紧那张纸,心里五味杂染,理智上他明白关宏峰为什么不找他,可是情感上他无法接受,但同时他心里也清楚这封只有破案线索的信传递的层层含义。




  end




  ----------------------------------------------------------------------------------




  腹黑关队用一封信吃死了周巡,




  这封信里有线索、警告、占有欲,更有无言等我。




  时隔许久终于把这篇肉写完了略OOC见谅。






全文懂得自行戳入




评论
热度(315)